博锐管理在线 WAP频道
博锐首页 > 文章
全部 新闻 评论 讨论 访谈 观点 方法

职场“正入”:在扬弃自命不凡中求精彩

 

职场“正入”:在扬弃自命不凡中求精彩

——吉利集团员工一次内部交流的启示

  公众微信号《商坛论衡》    张华强

在吉利集团迎来创业35年周年之际,李书福与员工进行了《实事求是,守正出奇》的线上线下分享和交流,其主旨是“企业和人一样,走正道才能创大业”。这与书法艺术的“正入”之说可谓异曲同工,走正道就需要“正入”。如同“从临摹古人碑帖人手,从碑帖中学习古人的用笔、结字、笔势等”“益以本人之个性美”一样,唯如此才能在职场上获得人生精彩。

既往捷径难以持续

所谓“正入”不仅是方法问题,更指的是一种心态。现在网络里有不少“每个人都了不起”的赞语、歌词,有的是颂扬英雄群体,有的是寄语莘莘学子。然而真正涉及到一个具体人,则有实然与应然的区别。对于处于人生起步、磨砺阶段的人青年,尤其是对职场人来说,千万不可忽视应然与实然的距离,自命不凡。自以为了不起,很可能与实际不符;所以李书福先生在与员工交流的题目中实事求是放在前面的。    

他所说的守正,那是相对于取得一定成功的企业或者企业家而言的;其实并非所有此前成功的企业或者企业家都有正可守,因为其未必入正。李书福举的例子是,过去几十年,有不少企业靠运气成功,买几套房子就能获利,买一片土地就能升值,只要胆大敢融资、敢投入就能成功,因为那是短缺经济时代,加上人口红利,中国经济一路奔腾,像潮起潮涌,海平面自动向上提升,任何人只要在大海游泳都会自动被海水高高举起……用这种方法参与竞争,傻子也能成功。如果由此以为得到正果,将时代的马云标榜为马云时代,那就成了自命不凡。00后”虽然没赶上那波机会,但适逢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潮兴起,受到“每个人都了不起”的鼓励,如果也自命不凡起来,同样需要冷静下来思考怎样入正的课题。

自命不凡并非自我陶醉;问题在于,既没有取得令人称道的成功,又望博人眼球,那就值得警惕。书法界“正入”概念之所以现在有重视的必要,那是因为人们对丑书的诟病。所谓丑书是现在人们对于那些不懂书法的人所写的以丑为奇绝的“作品”,他们把臆想当梦想,用行为艺术装神弄鬼,不讲章法笔法,胡涂乱抹,故弄玄虚,还以大师的形象忽悠;被人卓穿后则抱怨别人没有“武德”。由此可以看出,能否有所创新、独树一帜不是自封的。郭沫若在《人类的前途有无限的光明》中告诉我们:“达·芬奇拒绝从宗教出发的一切独断的臆想,而只从科学的实证和理性的思考中去追求真实的知识。”而自命不凡往往缺少这样的追求阶段,很难有坚实的根基。职场生活远不是艺术表演,哗众取宠更容易令人反感。

职场上的正入,确实也需要像书法临摹那样的“追星”;只不过不应当是精于表演的明星,而是脚踏实地的奋斗者。靠运气成功固然令人艳羡,但对此进行炒作则需要高度警惕;那看起来像是一种捷径,其实很可能属旁门左道。李书福所说的靠运气成功,本身无可厚非;需要厘清的是其中浑水摸鱼的投机。后者的自命不凡以及对这种自命不凡“小目标”的炒作,往往包含有对正道的误读。如果盲目跟进、克隆,甚至把一些不良习惯、不合规思维融入职场,即使不会立刻产生意想不到的法律纠纷,也难免会在公司政治中出现各种杂音。如果说在靠运气成功中可以滥竽充数,脸皮厚甚至成为一种优势;那么在经济转型之后还想站住脚,就需要解决好入正的课题。后来者要想少走弯路,正入更为稳妥。

异客需要超脱“自由”

通常说来,自命不凡是个贬义词,但是我们也可以从积极的方面来看待它:那就是一定要“不凡”、不同一般,做一个异客;而所谓的“自命”,则属于自我设计。对不凡的自命是一道选择题,既没有标准答案,也的确是一件好事,是历史的进步赋予我们的权力。然而,面科技发展的无限畅想、产业自由跨界以及商业灵活变革伟大时代提供给我们的貌似无限的机会,弱水三千只能舀一瓢饮,我们必须学会放弃。

从这个意义上讲,异客就是对自命不凡的扬弃。作为自命不凡的首次否定,在做出“自命”选择的那一刻,我们需要放弃打开脑洞心门、开放无穷想象、挖掘一切可能的自由,笃定从一而终的决心。当然,所谓的不凡,不是凭感觉,而是要使命必达,需要用实践来证明,完成对自命不凡的第二次否定。既不能佛系、游戏人生,又要正视历史,善于补充新的能量。的确,我们需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那意味着我们很少再有O的突破机会;在逆全球化暗流涌动的变革时代,我们也难以简单的以“拿来”的东西自诩。要想在信息迭代加快中防止被迅速淹没,弱水三千只能舀一瓢饮又是一个明智之举,这样便于将我们的潜能聚焦,在从OO1O2……或者从OO-1O-2……中有所建树。

将明确的具体目标变为现实,当然需要正确地切入。这需要想将自己的努力被现实所接受并经得起实践的检验,对自我进行扬弃,即放下自我,与客观实际进行磨合。因为职场与市场上的不凡不是“自命”的,需要得到组织或者更多客户的认可与实际采用。因此我们的“自命”仅仅从主观愿望出发是不行的,需要反对漠不关己的精英主义。对于“不凡”的追求如同对伟大艺术和思想的执著,也许会助长一种对世界漠不关心的精英主义。在美国著名文学批评家乔治·斯坦纳看来,这不仅是虚伪的,而且是非人性的如果说“不凡”是一种精英主义,正入强调的是排除其中可能存在着的非人性倾向。在职场中排除非人性,指的是摈弃狂妄自大,强调合作,兼顾共赢、多赢。

作为对自命不凡的扬弃,成功的异客需要自我约束。如果说自命不凡是张扬,那么异客往往具有收敛性。这不仅是指潜能的聚焦,而且是公认规则的遵从。因为在聚焦点之外都属于让渡的部分,而异客的成功又离不开让渡部分的配合;这种配合其实是彼此都遵守相应规则的信合。比如一位异客只善于生产一种防震螺丝,而这种防震螺丝也只有在防震发动机才能实现其价值,同时又离不开特殊材料的供应等等环节的链接。要想获取配合的默契,这位生产防震螺丝的异客当然需要与合作各方之间形成值得信任的预期而非一次性的“王婆卖瓜”。这当然容不得投机,是一种“正入”,也有助于克服西方世界说中国不遵守贸易规则,不尊重知识产权的种种偏见。

正是无奇能出 

正入是为了正出,绝不会陷入泥古不化的窠臼而不能自拔。不能认为正入与正出之间是一根筋,那是为了保证不致于偏离主旋律。在书法艺术的传承中,入帖是为了出帖,而入帖之后的出帖,是完成了一个艺术探索的飞跃,不可同日而语。这在职场上叫做真把式,区别于花样拳脚的虚功。技术创新的正入除了含有下真功夫的要求之外,还包括正面攻坚之意;在这个基础上的正出,当然指的是关键技术的突破,核心竞争力的提升。

兵法的确有奇胜之说;其实,奇、正之间的变化,只是观察角度的不同,用正不堪,何来奇胜?正是无奇,讲的是道法自然,平凡没有特殊。职场上的正入点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关键是你在切入点上能否在正入中潜心。著名书法教育家欧阳中石先生自作诗云:普普通通一教师平平淡淡自无奇。无奇不意非无意正是无奇正是奇。”相对于什么赚钱干什么的赶风口,马云的经验是布局5年、10年之后的事业。对风口的无意看起来是无奇,对5年、10年之后的事业进行布局属于正入。然而在5年、10年之后事业有成,在不明就里的人看来,又属于奇胜了。作为三言二拍总体的艺术特色,无奇之所以为奇就是运用细致人微的写心艺术体式和语言的变化,将平凡的故事写得曲折工巧。在职场中也是一样。

毫无疑问,正入作为合规的努力,其正出是积累的结果。这既是人类文明、技术演进的积累,又是个人努力的量变酝酿的质变。在量变过程中,决定企业成败的不是表面的张扬与热闹,而是厚积薄发与核心能力的养成;在职场中成长同样如此。只不过这里的量是合规的量,而不是谬误的重复;相反,包含着对谬误的校正。从这个意义上讲,入正就是入定。相对于见异思迁而言,入定似乎在守拙,其实是咬定青山不放松。而对谬误的校正主要指的是在新的科技水平上的与时俱进。李书福很认同任正非的观点,汽车就是汽车,无论怎么变,安全、健康、可再生是永恒的主题。在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的风口迭起时,做汽车的还是要坚持把汽车做好,但这并非拒绝用最新的科技成果提升解决传统问题的能力。

实际上,异客原本有异军突起之意,是对传统优势占有者的挑战。只不过起初不是全面的挑战,是在传统优势占有者薄弱环节或者不经意的地方发力。正是无奇,指的就是起初阶段;能出,指的是结果,那是传统优势占有者的觉察到的事实。即便如此,在异客小有成就之际,也不可盲目自命不凡。按照《小窗幽记》中的说法:“镇定之操,还向纷纭境上过”,还要经得住外界的挑剔,传统优势占有者的打压。“要誉不如逃名之为适,矫情不如直节之为真”,善于守正,保持健康的心灵。即使自己在异客开拓的领域有了一定的话语权,也不是对传统优势占有者主导地位的全面替代,在并立中合作则是明智的选择。在职场中则需要提升格局,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

    谢谢关注公众微信号《商坛论衡》  


网友的评论(0条)

查看评论或参加评论

[登录]  [注册]

用户登录 关闭

用户名

密 码